晚上幫兒子剪指甲,一個只能在他睡著後💤進行的活動。

忽然想起第一次幫老公剪指甲時,他說:「我從來不敢讓人幫我剪指甲,妳是第一個。」

覺得好感動。

(當然成了老夫老妻之後,默默的覺得自己中招了,自此之後我就成了得一直幫他剪指甲的人)

(以及退去戀愛腦限儀器後,也發現這段話的不合理之處,不是呀~那他指甲不應該留得跟慈禧一樣長了嗎?他給我的解釋是他都用咬的,他是一個留不長指甲的人)

ok。
         其實重點不是討論我老公到底是唬我的,還是真心話。

         我只是想到,以後我兒子,也會碰上一個他安心讓他為他剪指甲的女孩吧。

         我不嫉妒、也不羨慕,我期待也祈禱他這輩子能碰上一個讓他安心的女孩。

         網路上常聽到「豬隊友」這個稱號,我其實一直不太明白,在網路上虧自己的老公,很有趣嗎?我明白其實我們都需要一個出口,有時候話說一說其實也就過了,並沒有真的厭棄他如糞土(當然真的有如糞土的另外一半不在討論之列)。

        只是一直把另一半看成豬🐷,那日夜共眠的我們成了啥呀?哈哈哈!

        應該懷念的。當兩人剛在一起、你儂我儂的時候,連幫對方洗襪子都甘之如飴的時光,該懷念的。

        先說,我是「我是自己襪子自己洗的社團成員」,不要筆我。

        許多網路流傳的故事中,老夫老妻的小舉動,讓我們羨慕不已,其實,他們不過是做著,那些時光、微不足道的小事。

        有一天兒子將不會願意再讓我幫他剪指甲,有一天他將會碰上一個他可以幫她、她也樂於幫他剪指甲的另一半。然後,再有一天,他與她可能不再幫彼此剪指甲了。

        但為什麼呢?我也不明白。
應該就是一些生活瑣事、柴米油鹽,讓剪指甲這件事變得超級不要緊,就是一個洗完澡自己應該處理好的小事。

但為什麼不呢?

我想,找回一些以前樂於做的、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想,為了成為一對互相取暖共睡豬圈而不尷尬的老夫老妻開始養成一些好習慣。

點個蠟燭,讓老公幫你槌槌背、妳幫他剪剪指甲💞。

PS.剪指甲請開大燈,勿貪用燭光。
密斯田